【假】巴黎撸了假猫

强势安利  大大文笔超棒 CP官粮超足
法扎-米flo万岁≧▽≦

我的学法语大计大概已经变成杀杀服你专场了

孢子梨:




*同一个格式,同一个套路 ↑


*假的,无差,甜






-


“你也应该养一只。”


Florent看着自己那只懒洋洋地仰面躺在Mikele腿上的布偶猫,它眯缝着眼睛一脸吃饱喝足后的餍足模样,在用下巴蹭着人手指的时候还会发出软糯的轻叫。


后者则显得有点紧张,Mikele不怕猫,但他很少有机会去抱这样小的一只动物,指尖摸得是柔软温暖的白色皮毛、时不时还会被小猫用湿润的鼻头拱一拱、再舔上几下,一时间有点手足无措。


俗话说,这就是被萌傻了。


Mikele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陪着我熬夜?”


“不,不是。”Florent解释道:“猫每天差不多要睡上20个小时,晚上的时候它大部分时间也在跟我一起睡。”


“那我就更不能养了,会吵到它的。”Mikele这么说着,目光却没有从正蹭着自己的那只小家伙身上挪开:“有时候我连自己都养不好……哦对了,刚才就想说来着,你的手表好像慢了。”


“……我改天调一下。”


“尽快吧。”


Florent也不搭话了,就只是安静地看着他们俩——年幼的布偶猫,他的;Mikele,不是他的。猫儿现在又被Mikele手上的腕巾吸引了,伸出爪子又挠又咬地扯着不松手,而后者也不恼,就只是抱着那只猫,低下头望着它的时候金发会稍稍垂下来一点挡住眼睛。没有笑,嘴唇轮廓线条却又显得很柔和。


那画面是很好看的。


但是,Florent仍然觉得,答应Mikele的要求让他来家里撸猫是个错误。


不,是一场灾难。




当晚九点零五分,总算弄清楚了现在的情况之后,Florent、进入了布偶猫身体里的Mikele和Mikele身体里的布偶猫面面相觑,觉得这个世界真是无奇不有。


Mikele沉默地坐在猫粮盆旁边,正思考着要不要用猫粮粒摆个星星或是摆个Mikelangelo出来,证明自己的身份。而Florent就在叫他了——他一回头,看见对方从屋里抱了台笔记本电脑出来。


“我不知道你还能不能听得见我说话,Mikele,但是你现在说话我已经听不懂了。”Florent说这些的时候有一种迷一样的认真感,就好像这是个很严肃的科学话题一样:“所以,你愿意试试敲键盘么,我开了个文档,你可以用打字来说话的。”


科技万岁——Mikele松了一口气,但他估计在变回去之前都没办法用手机了,再大的触摸屏也不太适合猫爪子用。


他点点头走到了沙发旁边,蹲下、曲腿、扑——


Florent看着仰面翻在沙发前面的布偶猫,忍得很辛苦才没直接笑出声来。


谁让你养的猫腿这么短!Mikele蹬了蹬腿,呲牙咧嘴地瞪了他一眼。


这种情况下,忍住不笑是最后的温柔。在Mikele第四次终于成功把自己蹦到沙发上、靠着Florent身边坐下之后,这个插曲终于告一段落,Florent把放在腿上的笔记本电脑向左手边转了一下:“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Mikele看了他一眼,活动了一下两只爪子。


开始在屏幕上敲:Isrioermuaewidw9crm39Ewjldjofi7e09tu3riqpdkapkpwoadihfri


Florent沉默了一下:“你冷静点。”他把电脑放到了Mikele猫的面前,让高度更方便这只小型猫去敲键盘。


结果下一秒,那个不冷静的人就变成他了,我们都知道在这场匪夷所思的互换之中参与者有Mikele和那只布偶猫,这就意味着势必产生了一个他们俩都不太愿意提起的组合体。


好不容易逮着Florent的腿上电脑被搬走的机会,那个金发的音乐家就噌的一下凑了过来——他被旁边的一人一猫安置在沙发的最远端冷落了许久,现在就当真像只撒娇的猫儿的一样仰面躺在了Florent的大腿上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人肉枕头,还伸出爪子、不,伸出手去够他的下巴,连手指都软绵绵地蜷着。


而那双眼睛啊,带着某种堪称纯真的引诱,空洞得没有任何属于人类的神采,却又让人挪不开眼。就好像一只猫——它就只是那么平平淡淡地看着你,一点儿感情都没有,天真又无辜。但你就是忍不住地被它吸引,情不自禁地想要去抚摸那温暖的皮毛,就好像一颗心都柔软下来了,就只想抱着他、吻他——


它。


Florent被他撩得这么一愣,下意识就去抓他的手,结果刚握上对方的手腕就又触电似地松开了,无措地扭过头去看自己身边的猫。


旁边的Mikele莫名其妙地觉得脸上一热,如果猫真的能脸红的话,自己现在怕是已经熟了,他索性了不解释了,猛地在键盘上一顿敲:我的身体里现在可能只有猫的本能和一些我的……本能,这样。


Florent沉默地点点头,把躺在自己大腿上的那个Mikele推回了他应该在的地方:“行吧。”


Flo,我觉得我现在正在看一个咱们俩主演的同人电影,或者是同人图。


“……同人什么?”


就是ins上那些fanart,那些图片……算了,当我没说。Mikele放弃了把自己ins里面follow的账号翻出来给Florent看这个不理智的想法。


“好吧,不管那些了,Mikele,我们应该去医院吗,我的天,还是说应该去宠物医院?”


那你可能要先保护我别被医生给解剖了。Mikele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保护我们俩。


“那你感觉怎么样?”


Florent犹豫了片刻,对着Mikele伸出手去:“我可以么?”得到肯定之后他才小心翼翼地用指尖摸了摸对方的鼻尖,触感湿润,说明无论这个诡异的灵魂互换会有什么影响,至少目前为止还算正常。


Mikele给他表演了一个仿佛脱离了地心引力的原地跳起,向Florent表明了虽然现在颇有点身残志坚的意味,自己还是挺好的。我想用爪子洗脸,还有……这个歌好难听。


你原来很爱听的……Florent默默地关掉了蓝牙音箱。


“所以,Mikele,我真的很想知道猫平时是怎么看人类的,我养猫之前在网上搜过,说是猫会觉得是它们在养着人类——这是真的么?”


Mikele觉得凭着Florent那股不要命的好奇心——能够对狗玩木头的充满热情的一个人,到目前为止就还是问些很傻的问题,没有把他倒着拎起来抖一抖就已经是很大的爱意了。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就把爪子在对方的膝盖上一拍,回了一个无可奈何的注视。


“好吧,我不问了……”Florent有点遗憾地妥协了,他思考了片刻,他们现在不能一起弹琴唱歌,但是……


“Mikele!要不要一起看‘九条命’?”


……




困了。


“嗯?”


Florent看见屏幕上出现的这俩字的时候愣了一下,他看看Mikele,而后者的爪子搭在键盘上正用一种强打精神的目光看着他:“说真的?”


现在还不到十点半,每每刷ins到凌晨两三点的网瘾中年在这时候困了,还真是件非常罕见的事情。然而转念一想大概是附身了只猫,习性也有所影响。


“好,那就早点睡。”


Flo,如果我对你做了点什么,那……就这样吧。


Florent沉默了一会儿,问:“你打算明天一早趴在衣柜顶上然后斜抛砸到我身上么?我在Facebook上看到有人说他有一次晚上忘了放猫粮,第二天就被十五斤的猫给砸醒了。”


Mikele在心里深深地叹了口气,他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又看了看Florent,喵了一声,继续拿爪子在键盘上敲:我是说,那个我。


“比如呢?”这回Florent笑了,他看看同样坐在沙发上,看上去温顺无比的金发音乐家:“刚才不是你说的,现在你身体里就只是猫的本能和你的本能,还能对我做点啥?”


话音未落,似乎就是要证明Mikele所言非虚一般,Florent就感觉自己的右肩一沉,一个毛绒绒的脑袋就靠了过来,还亲昵地在他颈边蹭了蹭。


可能更类似于猫的本能和我的……喜好吧。Mikele瞪了一眼自己的身体,但是显然这屁用没有,他也现在实在困得眼皮打架恨不得原地把自己盘一盘就睡了,真的懒得管这事。


Florent不用他说就明白了,就说:“没事,反正晚上也是你和……你,你们俩在一块儿,我去把客房收一下。”


反正他是不打算让Mikele睡原来布偶猫的那个猫窝的。


Mikele摇摇头,他知道客房在哪儿床在哪儿被子在哪儿,就在键盘上继续敲:没事,你继续忙,我自己过去睡就行了。


“好吧……”Florent想了想,他现在左手一只猫右边一个人,被夹在中间感觉甚是怪异,下意识就想要去摸摸猫的头结果手伸到一半就缩回去了:“我等会儿再睡,你先去,需要什么的话随时叫我。”


Mikele点点头。


“明天。”Florent又补充了一句:“明天就会好了。”


但愿吧,emoji,晚安Flo。Mikele敲完今天的最后一行字,又对Florent晚安了一句,嗯……对Florent喵了一声,布偶猫的叫声真是宇宙无敌软萌了。


然后Florent就看见Mikele从自己身上踩过去直奔他自己的身体——正懒洋洋眯着眼睛靠着自己的那一个,凶神恶煞地狂叫了一通,听起来还特有节奏感,Florent觉得现在这是一只摇滚猫了。结果后者不为所动,只是得寸进尺地往自己身上贴得更近了一些。


“Mikele,嗯,我等会儿把他……不,把你带屋里去,你先过去。”


Mikele在心里已经把自己吐槽过成千上万遍了,刚想点头,忽然又想起为什么Florent非要先把他支走,再抬头看看Florent那有点窘迫的表情。


哦,他可能打算把我公主抱到屋里去。Mikele明白了。


这确实是一个需要回避一下的场景了。




等Mikele把自己在床脚的毯子上转了好几圈,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卧下的时候,Florent敲敲门就进来了,他抬头去看——还不是公主抱,Florent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把住在自己身体里那只小布偶给骗过来了,就任由牵拉着手一路乖乖地走到了卧室,安稳地摁到床上。


“Mikele.”


Mikele喵了一声。


两人一猫彼此对视了一会儿,觉得这个场面有点尴尬,Mikele思考了片刻,就索性抬着前爪站了起来,Florent没弄明白他到底想干啥但还是赶紧凑过去了,然后就被软软的猫爪子在颈间一搂,就给抱住了。


他原来也是挺喜欢靠着Florent的,他们俩身高上差几厘米,平时在大巴车上坐着的时候靠着肩膀高度正好补觉,今天……Mikele说:晚安,Flo.


Florent一愣,也回了一句:“……喵。”


灯一熄门一关,他们仨就假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了。


Mikele在听见Florent重新回到客厅之后就站了起来,在不惊醒自己的情况下小心翼翼地踩着被子走到了床头,重新卧在了枕头和墙壁中间那一道空隙里。这样他就可以去看看自己——这种感觉挺奇怪的,毕竟不是人人都能有机会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去看自己的脸的。


大概因为猫的身体影响,他现在夜视能力极好,虽然已经无法分辨出色彩,但世界的轮廓还是清晰的。Mikele伸出爪子来去碰碰自己的脸颊,又摁了一下鼻子——稍微年轻一点的时候他一直对自己的长相不满意,然而现在这么看过来,又觉得还可以。


不知道猫能不能画眼线。Mikele想,他得做好长期当一只猫的准备。比如去定做一个迷你吉他、耳机,把工作台的电脑椅调高半米,再去染个毛……


我还想要一个星星逗猫棒,金色带闪的那种。Mikele睡着之前是这么想着的。






终于躺回床上的Florent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充满了人类难以理解的神秘事情,不过幸好他心比较大,必要的时候,神奇的地球可以解释一切。


直到床上爬上来另一个人之前他都是这么想的。


那一刻,Florent才终于明白了什么叫“猫的本能加Mikele的喜好”。


小猫的本能是黏着人,Mikele的喜好……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是自己。


他很清楚地知道那不是Mikele,不是他那个同剧组三年、零零碎碎加起来认识了快有九年的好友,这只是一具皮囊里面还住着一只三个月的布偶猫。


很多时候人们都难免困于外在,正如当那质感有点粗糙的金发轻轻地扫过脸颊和脖子,被深色的眼睛注视着的时候——哪怕里面全无属于人类的神采,Florent还是很难把这副身体和Mikele划清界限。


Mikele自然是感受不到另一方的窘迫,他只是觉得冷了,就循着本能凑到Florent的床上来挨着,而刚一贴近,又马上被被窝里那更温暖的热度吸引了——就像是被子底下藏着一个巨大的毛线球一样,立马就禁不住诱惑地钻了进去,脑袋拱了拱顶着Florent的颈窝,手臂也就跟着缠了上去。


彼此的距离这么近,他觉得脸被头发撩得有点痒了,然而刚伸手去把头发拨开,Mikele的侧着头用下巴蹭了过来,像是撒娇一般地轻轻哼了一声。


这样,指尖就不可避免地从对方湿润的嘴唇上擦过,Florent脑子里的那根弦啪的一下就绷紧了,刚用了点劲儿想要把他推开,Mikele就发出了一声有点不满的轻哼,张嘴就叼着他的下巴咬了一口。


你也不嫌胡子扎嘴。Florent那糊成一团脑子居然还有心情想这个。


下一秒Florent就不敢胡思乱想了,他们靠得那么近,那么那么的近而且更要命的是他手里没有一个话筒可以挡掉那些铺天盖地的暧昧。猫在迷糊的时候呼吸声总要比平时更响一些,然而这样都盖不过他的心跳,胸膛里那只鹿疯狂地拿蹄子踹着心口都快要把天给蹦跶塌了。


躲什么呢,Florent,你知道自己在躲什么吗?


……


这么一来,他反而有了一种被逼急了之后破罐破摔的冷静,Florent忽然就不推他了,任由Mikele像一只黏人的猫一样蹭着压在了自己身上。而Florent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被单下抬手搂住了他的腰。


Mikele这就觉得满足了,盖着毛绒绒的毯子,身下还垫着一个更暖和的人肉垫子,他把两只手摁在Florent胸前叠起来又把脑袋枕了上去——这不行,Mikele还没真的变成个猫,这个姿势压上一夜估计就一礼拜别想碰吉他了。


他把他的爪子抽出来,后者也没什么意见,蹭了蹭就妥协了,倒是又把头偏过来一点,他们的嘴唇只差两厘米就能碰上。


不会有人知道的,Florent觉得自己脑海中有个声音在哄骗着,不知道是不是要把脑子锯开但这确实很甜美的痛苦了——不会有人知道的,如果就只是亲一下,就一下。


“喵————”


沉浸在某种谜一样的情绪中的Florent被吓得差点从床上翻下去,那阵暧昧来得快去得也快,他尽量轻手轻脚地把整个趴在自己身上的人给掀到床的另外半边,捂着脸坐了起来。


那只猫就坐在床边的地板上,前爪安稳地并拢在身前,也不出声,就只是这么静静地瞧着他们。


再这么一抬眼,Florent就猝不及防地跟他对上了视线,Mikele——那只住着Mikele的布偶猫,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到他卧室里来了。


就好像心底深处某种隐秘而又不可言说的想法被点破了、毫无遮拦地撕扯出来呈现在了对方眼前,Florent几乎因此而瑟缩了起来,他慌乱地坐起身想要说点什么,一张口,却又哑然无声。


然后还没等他反应过来,Mikele就噌的一下跳上了床。


“Mikele……”


那只布偶猫也不搭话,连喵都不再喵一声,只是在靠近Florent腿的地方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把自己蜷缩了起来,就那么小小的、毛绒绒的一团窝在那里不出声。


Florent等了好一会儿,才听见猫熟睡时那种轻而柔软的呼噜声,而被猫靠着的那一处隔着被子,就隐约能够感觉到暖意。


好吧。Florent想,他向自己身边的这两个生物妥协了,床和枕头都太过美好,他选择做一晚上鸵鸟。


而Mikele闭着眼——他不用看也知道现在床上那两个人是怎样相拥而眠的姿势,那个带着一股大无畏精神看上去简直要把Florent给压进床垫里的自己,他无声地叹了口气。


“替我多抱他一会儿吧。”Mikele对被猫占据了的那个自己说道。






结果这一夜也没发生什么。


第二天早上他们三个一起吃了个早饭,Florent和Mikele猫面对面坐,身边则坐着基本没有什么行为能力,一直在试图用嘴去叼花瓶里的洋甘菊的Mikele本尊,而桌上放着个电脑给他们俩用来聊天。


美好的清晨,两人一猫都是哈欠连天并且Florent真的不想解释自己为什么一夜没有睡好,而Mikele发现自己还住在猫的身体里。


这就意味着他已经对那些烤得酥脆的羊角包、炒蛋和香浓的咖啡失去兴趣了,虽然它们看起来真的很好吃,但Mikele觉得自己现在真的只能吃得下猫粮和罐头了。


幸好我们今天都没什么工作。


“嗯?”Florent正在给一个切开的羊角包里面抹黄油,反应了一会儿才在Mikele的注视下注意到了屏幕上的字:“嗯,对,是啊,不然我大概就要在北京跟一只猫开演唱会了,感觉也挺酷的。”


那时候你还没有猫呢。


“说的也是。”现在Florent把黄油刀放下了,他戳了戳那个面包确保不再烫手之后才递给了Mikele,自己身边的那个——不知道一只猫对人类的早餐会作何评价,但起码这个身体是需要吃饭。


我有一种预感,就像是……一段旋律在我的脑海里,连接着我和我的身体还有这只猫的身体,这个时间不会很长了,如果我没有感觉错的话,今天晚上我们就会换回来了。


这边Mikele正有点费劲但是很严肃地用爪子打着字,而另一个Mikele没有接过面包,但至少是暂时放过那些可怜的花了,他扭过头来看看面包又看看Florent,只是凑上来咬了一口。


而Florent这十几个小时里受到的刺激已经够大了,现在此情此景,居然只是产生了一种:“对啊,就是这样,平时猫就是喜欢在我手上吃东西”的念头,就顺手把羊角包拿得更高了一些让他方便吃,一边回头去看屏幕:“嗯,你说什么?……今晚什么时候,24小时之后?”


Mikele看了看那个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贴心早餐服务的自己,顿时生出了一种不知道该不该羡慕嫉妒的复杂心情,他有点颓废地拿爪子拍了拍放着鱼罐头的盘子,又敲:你还记得昨天,我是什么换成猫的吗?


“九点。”


那就等到今晚九点整。


“要给这件事写首歌么?”Florent问他。


随即,他们俩不约而同地看见了餐桌边另一位Mikele,一致决定要忘掉这件事。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弄的啊……”


水逆吧。Mikele想了想,还是用了这个颇为不靠谱的词,有一颗星星不爱我了。






下午Mikele是被一阵乐声唤醒的,并非被吵醒,而是那阵乐声慢悠悠地融入了他的梦境中,像是滴入牛奶中的蜂蜜,再一点一点以柔和的力道把他拽出来。再然后他就醒了,有点茫然地盯着自己爪子上粉色的肉垫看。


另外一个自己也躺在床上,以一个不太符合人体工学的姿势蜷缩着,睡得正熟,而Florent不在。他从床上跳下去走到客厅,就看见Florent在阳台上坐着,正在对着电脑拉一把小提琴。


那个画面不管是在Mikele或是布偶猫的眼中都很好看,阳光让一切的轮廓都变得柔和,而无论Florent比起他们刚认识的时候改变了多少,在远离舞台和人群的地方,他总还是当年那样的一个人。


Mikele叫了一声他的名字,虽然听上去只是一声“喵。”


“下午四点多了。”Florent看见他出来了,就放下琴:“吵到你了么?”


当然没有。


“我在网上找到了一个歌单,music for cats,上面说猫喜欢听1380Hz左右的滑音,什么之类的。我扒了一段谱子下来,可惜我不会大提琴。”Florent说到的这里的时候稍微有点不好意思,他停顿了一下,又想问Mikele喜不喜欢——猫和Mikele的心思都太难猜了,更别说是这两个的结合体。


但是还没等那一句“你喜欢么?”问出口,他就看见Mikele浑身放松地把自己抻成了长长的一条,从耳朵到尾巴尖儿都透着一股舒适。也不回答也不试图用键盘打字了,就这么趴在不近不远的垫子上静静地望着他,连眼睛都不眨。


直到Florent再次拿起小提琴,试探着又拉出一段旋律的时候,他才懒洋洋地喵了一声,把自己翻了过来肚皮朝上,伸了个舒适异常的懒腰。


有那么很短很短的一刻,他们两个都觉得,其实一直这样下去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因为好听,或者不好听,这样的时间都只剩下不到4个小时了。








20:58,水逆之后的23小时零58分。


Florent看了眼手表,距离昨天Mikele和猫互换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24个小时,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是被什么超越科学理解范畴内的神秘力量支配的话,他觉得不妨相信下一次互换会凑个整点。


他觉得不能再放任自己这么胡思乱想下去了,关于这乱七八糟的一切——猫、Mikele、Mikele布偶猫和布偶猫里面的Mikele,这一切都好像是一个巨大的滚筒洗衣机,蛮不讲理地把他们之前的各种相处原则都统统搅合成了一团。


这时候Mikele在客厅,没有和他的身体待在一起,Florent思考了片刻,还是决定朝外屋喊了一句:“Mikele,你要不要进屋来——”


再有两分钟,两分钟——这一切就可以结束了。


话音未落,他就被人揪着领口摁在了墙上。


Florent只觉得后脑磕在墙壁上,疼痛几乎是和那“哐”的一声同时炸开的,但这他妈在现在开来已经是全世界最无关紧要的事情了。下一秒他就感觉Mikele恶狠狠地欺身上前,用力地吻了上来。


他们的牙齿磕在了一起,嘴唇紧贴得仿佛一分开就会被疼痛撕裂出血,短暂的僵持之后对方的舌头就探了进来,带着某种穷途末路般的绝望,就只是一味地侵占与索取,自顾自地吻等更深。Florent是彻底懵了,就好像这是一场海上声势浩大的暴风雨,而他就是其中一艘残破的帆船只能够沉溺在其中随波逐流。


“Mik——”


他在短暂分开的时候试图抗议,却又被对方一爪子摁了回去,对方似乎回应了一声什么但在Florent已经被搅和糊涂的脑子里这又像人声又像一声猫叫,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灼热的嘴唇就再一次贴了过来。


更深的甜蜜在痛觉之后涌了上来,彼此唇齿间都有血的味道,也都心知肚明。Florent艰难地喘了半口气,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在回吻对方了——回吻他的布偶猫、回吻里面没有Mikele住着的Mikele的身体,管它是什么。


——管他是什么。


在这个吻结束之前Florent觉得自己不想去考虑这个问题。


    ……


“是我,Florent.”


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不,不是,这世间哪里会有如此匆忙的百年?让他甚至来不及收敛上脸上那些名不正言不顺的情绪、来不及把心里那只横冲直撞的鹿轰回之前那个安全的角落。


分开之后,Florent只来得及仓促地抹了一下嘴唇,像是要把什么痕迹擦去一样,Mikele就突然开口了——真正的那一个,有着漂染的金发和深色眼睛的那个Mikele,而不是什么乱七八糟被三个月的布偶小奶猫附身的人,这在他们再一次对视、辩认出那双眼中熟悉的眼神的时候Florent就确定了。


这场看上去有点荒诞的闹剧终于结束了,猫是他的猫,Mikele也是原来的那个Mikele,Florent想啊,他现在得分清楚了。


他们各自向后退了一步,退回了九年如一日那个安全而又熟悉的距离。Florent没敢抬头,但似乎身体又被某种不可名状的冲动支配着,逼迫着他去看Mikele。


然后Mikele就只是定定地看着他,一双眼睛满溢而又空洞,


半晌,他才轻声说:“——我回来了。”


客厅里的布偶猫大概是被卧室里的声响吸引了注意力,慢悠悠地迈着小短腿走进来,它看看自己的主人又看看Mikele,歪过头,声音很轻地“喵”了一声。


——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END—
















这个插曲本来到这里就是要结束了的。


但是Florent觉得这破事还没完,他愣愣地看着Mikele看了半天,突然就冒出了来了一句:“布偶猫不会强吻我的。”


小猫都很黏人,有的时候凑过来啾一下也是正常情况,但对一只才三个月的猫来说法式舌吻听起来实在是有点强猫所难了。


Mikele想了想,觉得Florent说得对。他现在后知后觉地觉得嘴唇有点疼,抹了一下嘴角,还带点儿血,看上去有种颇富浪漫主义的惨烈感。


“是啊。”他就答。


结果Florent就被他这种极度超于物外的冷静给震惊到了,脸上露出了一种混合着茫然、伤心与难以置信的表情。他的手抬起来又放下又抬起来,最后非常无所适从地僵持在了半空中。


Mikele叹了口气向前走了两步回抱了回去,把比自己高上半头的Florent摁到了怀里,就这么一下,对方的整个僵硬的动作都放松了,而Mikele觉得自己正在哄着一只悲伤的大白鹅。


Florent闭着眼睛,深深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梦游一般地说:“可那时候还没到9点整……”


“我昨天不就说了嘛。”Mikele继续着他们的这个抱抱,又伸出手去摸了摸Florent的后脑勺:“你的手表慢了一分钟。”







评论
热度 ( 502 )

© 云の山の彼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