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omsday 13【金丝雀】

SM车祸事后,现场直播请申请跨位面脑洞

OOC Giovanni人设仅凭猜测,毫无历史依据【说的好像哪个有一样。。】

萨巨巨的悲惨世界

请参考 09http://yunshanbiduan873.lofter.com/post/1e40af2d_1186129e

11http://yunshanbiduan873.lofter.com/post/1e40af2d_118afb3d

---------------------------------------------------

东方的丝绸,金描银攅,乳香没药堆叠,粉饰层层污秽。

上流社会的锦衣玉缕,是伪装,是盔甲,是囚笼。

萨列里,新来的金丝雀,文雅,柔弱,眼底挥之不去的忧伤,尽力掩藏反而适得其反,像鲜血一样,引得肉食者们觊觎。

他近乎本能地躲闪着周围贵族贪婪的视线,尽管他仍以为这是对外乡人的蔑视。

 

Giovanni拉过萨列里,向周围的富商巨贾权臣贵胄介绍这个威尼斯的神童。说道他身世的时候,不忘加重气力,一次次撕裂萨列里的伤口,挑开萨列里用尽全力凝成的痂块,捣烂渐渐愈合的血管,只为了用血液书写自己慷慨识才的颂歌。

再一次,再一次,再一次。。。

Giovanni不允许他的伤口麻木,尖刺一样的话语一次次戳向萨列里,这已经是不知道多少次了,萨列里的防卫溃不成军,泪水止不住地淌,Giovanni的侍从拿起一只小量杯,呈走了泪水,倒在一杯波尔多红酒里,呈给了一个肉类垄断商。

炽热的恨意一闪而过,淹没在一片迷茫中。

一个贵族走了过来,温柔的擦干萨列里眼角的晶莹,带着忧郁的病态微笑,他捧住萨列里的脸颊,一缕缕挑开萨列里额前有些凌乱的发丝,

“我的小金丝雀,我柔弱的小金丝雀,看看这群混账庸俗的人对这美丽的生物做了什么。”

他搂着萨列里,轻轻拍着后颈

一股甜腻的香味让萨列里失去了知觉

“我的小金丝雀,只有金丝鸟笼才配得上的小金丝雀,甜美又狠毒的小金丝雀,满怀感激又充满恨意的小金丝雀”

Giovanni在不远处的喷泉后看着这一切,贵族抱起萨列里,正要走,停顿了一下,回头看向喷泉,点头致意,优雅一笑。

 

萨列里脑子昏昏沉沉,四肢百骸也都不听使唤,他隐约记得,他终于从沉重的黑暗里挣脱,从腥臭的门里挣脱,从恶毒的咒里挣脱,从阴沉的梦里挣脱。意识渐渐回到身体,浑身的刺痛、钝痛、烧灼的痛、撕裂的痛如潮水般涌来,他的视觉苏醒,四周八面铜镜,他看到赤裸的自己,一道道红痕隐约勾勒出一个怪物,淤青和渗血给轮廓涂上色彩,锁骨上,蜡泪滴出曾经噩梦里的符号。

 

“哦,我的小金丝雀,被拔掉羽翼的小金丝雀,被安上利刃的小金丝雀,你的金丝笼子,你还喜欢么?”

忧郁的眼神和邪魅的微笑搭配成扭曲的面孔,在铜镜的缝隙中穿过,占满萨列里的视线。

“歌声婉转的小金丝雀,啊,你不知道你昨天夜里叫的多么动听,变调的哭喊和玫瑰色的伤痕很配哦~~”贵族做了一个无辜的表情,耸了耸肩“虽然有点不舍,但我现在要给你一个选择,一个很多人都没能有的选择,你,想不想飞出这个金丝笼?”说话间,贵族的手从来没老实过,从锁骨游走到肋骨,沿着脊柱向下,描摹着红痕的形状,搔刮每一处血痂,剥离开来,从而得以舔食鲜血,湿漉漉的舌头滑过伤口,酸臭腐烂的气味留在皮肤上,每一处都锥心的疼痛。

 

萨列里的精神近乎崩溃,但脑海里一个少年的声音徘徊着,我们去钓鱼吧,我要去威尼斯了,我们去钓鱼吧。寒光穿出瞳孔,被黑眼圈衬的愈发凶狠。

贵族抿了抿嘴,点了点头,有点郁闷的转身要走。沉重的踏出两步,突然转身冲向萨列里,挂着邪恶的微笑,从耻骨舔到喉结,“farewell我的小金丝雀,世界会因你毁灭的,你,和沃尔夫冈”

 

哈哈哈哈哈哈在一长串令人毛骨悚然的笑之后,贵族搬开了镜子,扯掉了镜子后面乱七八糟的管线。

 “世界就是舞台,随着哭喊登场,你将来到愚人的世界,为了所谓的自由,竭尽全力地表演吧“

随着贵族一个繁琐华丽的请的动作,萨列里视线模糊,等到清醒过来,他在一个古董店的一个旧柜子里,他死命敲打柜门,在一群巫师的震惊中抢了件斗篷夺路而逃,然而古董店的门锁的死死的,Borgin & Burkes的牌子在屋外的阴风中飘荡。

--------------------------------------------------------- 

【1】Borgin & Burkes

斜角巷的Knockturn Alley里一家著名的黑魔法古董店,柜子君几百年后干大事

【2】铜镜

灵感来源神秘博士第四季的左转一集

【3】那个丧病贵族

礼赞!!!我尽力表现这货是奈亚拉托提普了,但是脑子里哥谭的杰洛米挥之不去。。。


PS:最近听了萨列里的交响曲,处于一种平均律和“trop de note”之间的感觉,一方面讲叫华丽不失规整,但也可以说是邯郸学步都没摸透,能听出来他的作品是受了莫扎特很大影响的,很多旋律很相似,


萨列里自己说过,“这个世界不再追寻理性逻辑的音符,自由与杂乱是新的潮流”这是音乐觉悟还是政治觉悟已经不好说了,他的曲风已经成型,努力改变的结果就是“Siphonnie symphonie"不和谐的交响曲,但是在他的教学生涯里,他的趋势预判被证明是非常正确的,贝多芬的狂躁和大革命的激进相辅相成,李斯特的华丽和自由浪漫主义也是相得益彰。


逻辑理性的世界死了,但是他已经在那个世界陷得太深了。

评论 ( 1 )
热度 ( 15 )

© 云の山の彼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