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场repo 下】挑战玫瑰的芬芳

悲喜剧的没弯丑超级可爱~~声音特别放荡!全剧两声经典大笑之一!冷漠地找着乐子,把美好的事物撕碎给你看,世间百态尽在一曲之中,歪在椅子上的没弯会和前排观众对眼神哦超可爱的~~【对我望远镜就没离开过没弯】

在自己的任性下Libre了的米扎特,恢复了坚定。这天的米感情特别丰富,而且感染力特别强,特别朋克,特别摇滚!

今天的萨列里,更加摇滚!!!!!!
Yamin罗森博格出场大家就开始疯狂尖叫哈哈哈,已经做到站在那里就是个梗了! 今次的yamin居然调戏了纹我!外增高哈哈哈假发两头高!在前面摇头晃脑学纹我学法国康康舞什么的天啊!!!时间影响那个最著名的啊! 啊! 啊!。。。。。啊!并没有出现,所以说大家要理智嘛不然Yamin在台上的时间会减少的。

今天的萨保持着低音炮,阴郁和罗森博格的格外放飞以及米扎的愤青感,映衬得非常棒! 太多音符已经成为最著名的梗了吧哈哈,剧场被尖叫淹没,Yamin都愣了,但是特别甜地等平静下来才继续。
他们大概没想到会疯成这样吧,简直就是音乐剧开成音乐会,吓忘词的,临场发挥的,黑嗓吓成打嗝的哎呀呀怎么办我们就宠你们啊!
正经看剧别去首末场,真的别,会出事的哈哈哈
“反驳的好,希望您的音乐能配得上您的抱负”
“萨列里!等一下!看上去您是位音乐家”
“看上去是的”有点心虚的“看上去是的”苦笑,充满对世界的嘲讽啊。

一度有人把等一下听成安东尼奥。。然而说的真的是等一下。。嗯当然大家开心就好,这里一直叫的是萨列里其实,直到最后的活到爆那里,才叫的安东尼奥。

美好的痛苦,全程缩在右下角的怂萨限定款,这次的舞美改了很多,曾经是表现萨的纠结,这次黑衣舞者们代表的扎特音乐直接占领了舞台,萨只能在角落里抱着谱子瑟瑟发抖,憧憬地看着,想要伸手触碰又被无情推开,甚至蹂躏。萨列里抱着谱子追那个开始抱萨的男舞者,有点犹豫但却忍不住上前的表情和小动作特别戳心。隐欢大大后来说了我觉得很对的话,最残酷的是,你瞥到过那个世界的美好,但被那个世界永远的拒绝。他真的看到了莫扎特的才华,也知道这是危险的才能,美好但炽热灼人。他追逐莫扎特的音乐,却又顾虑重重,终于鼓起勇气冲上去,得到的却是近乎让他绝望的折磨:他永远,永远,永远不能融入那个世界。

Flo的演技有了质的飞跃,表情特别好,而且不但自己不摔了,还能接住小姐姐不摔了哈哈哈!去他的黑嗓!为了演技和舞美疯狂打Call!!!!

“太多音符”萨列里近乎虚脱地说出自己的评价,竭尽全力抑制着自己内心的海啸,眼神躲闪,躲闪着莫扎特炽热的目光。他努力地劝说扎特,希望他与世俗略作妥协,那他的成就将无比辉煌。
“我不需要任何人对我的音乐指手画脚,包括您”
Flo萨低音炮吼出来“好自为之”,摔谱子,愤然离场。
这是在生谁的气呢?莫扎特?世俗?还是自己?恨自己没有能力挽救这个疯癫的天才?恨自己没有足够的能力让他明白这种闪耀终将燃尽自我?他甚至预见了莫扎特的毁灭,离经叛道,乃至可能造成的社会影响。但他不能留天使在世上多一秒,哪怕多一张曲谱,就算没有浑然天成的美好,那零星的闪耀也足够了。
但是莫扎特要的是一颗纯金的星星,而不是一千颗镀金的星星,仔细想想米开来也是吧。嗯原谅他又拖稿了。

结婚曲的小康依然很可爱,刚亲上就被糯米姐姐拉走了,她还笑着又伸手想拉米扎,结果又被拉回来了,老米看着糯米笑的甜的要化了啊啊啊,小康都乐了,又半开玩笑地试了一次,然后糯米干脆直接拽到旁边自己站到中间了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会玩会玩。班爹真的超温柔啊满满爱意,声音并不摇滚也只能走感情路线了哈哈哈【PS:我是solal爹掉坑的,有任何冒犯班粉,在此提前致歉】然而糯米姐姐的一飞冲天那一句高音崩了,太生硬,不是一飞冲天是导弹发射。

Flo长大了啊!居然是低音炮!阴郁萨的标准配备,短发留海烟熏妆,低音炮永远抱住的手臂和低着的头!妖娆的交叉步,谦逊审慎!Rosenberrrrrrg! 哎呀都会假摔了哈哈,腰真好看~~脚步异常灵活的跳法式康康舞赞!赞美您Mothe先森。
Yamin假发掉了他还特别可爱的扶了一下哈哈,会玩梗了!干得漂亮!

阴郁的flo萨,但是杀杀服你却融合了病娇少女萨的影子,自己卑微的才能,疯狂地迷恋着莫扎特的音乐,近乎病态,以至于憎恶自己。甚至有一个想法从我脑海中闪过,他也许是狂热到癫狂了,想独自一人占有莫扎特的音乐,这美妙的天籁之音,永远在自己身边,像德扎的科洛雷多主教一样。

看着自己涂改无数遍的曲谱,却不如随手写下的旋律和谐,这种绝望,和上学的时候密友不学习还比自己考得好的那种纠结很类似啊,上天不公,但是,有什么办法,只能将夜晚献给杀人交响曲。
病娇感很适合这首曲子,这种病态的心理,憧憬,羡慕,以至于嫉妒,怨恨,恨的未必是莫扎特,也许是上天,但更多是自己的无用。
五体投地,仰倒问天,面壁,举刀,朝向没有生存价值的自己,对着手腕,绝望失神,但求生的本能让他瞬间清醒,被这危险的想法惊吓,像甩开毒蛇一样,把刀远远抛开,瘫坐在地上,仿佛面前是杀人的魔鬼,不住地后退。
犹豫之后萨列里爬过去捡起刀,求生的本能让他想将刀刃朝向一切的源头,但爱慕有让他在最后一秒退缩,然而自己的懦弱只让对自己的恨意加剧。
首场的flo黑嗓没有出,取而代之的是哽咽之感,大家都喜欢黑嗓,一部分是技巧,而对我来说更多是那种将刀刃调转,绝望下的求生本能,野兽的咆哮。情感还在,甚至更多了一层哭嚎,可能入戏太深了还在哭? 嗯当然也可能是。。车祸现场。。。【不 我不承认 Mothe先森怎样都好】

费加罗婚礼赞曲的阿洛还是不太出彩,根据第二场的状态判断,是麦的电音调的有问题,演员没有什么差池。

然后Yamin来给费加罗“报丧”,那个盘旋在剧场里的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天啊啊啊啊,还记得1789的 je suis un dieu吗?对!就是那种黑恶势力掌控话语权的狂放!全剧最经典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Yamin真的太强了!

然后米cos了一次饭桶哈哈哈带着面具唱的好像是唐璜,用了一种截然不同的声音,摇滚金属音!那个高音纤细华美宛如金蚕丝的米开来,唱出了锈迹斑斑的蒸汽机的感觉!

然后咔嚓!一个红色死神在咔嚓了mama之后又咔嚓了papa。
糯米姐姐的送葬曲真的超级棒!悲戚孤独迷茫都在,用尽所有泪水送上最后的祝愿。PS:一直在看躺着的老航班。。。别的没太注意。。

维客吐蛙。。。被望远镜坑惨系列,跟不上flo萨的脚步,只在几个定点看到了一点点,这次一点都不傲娇,是真的生气,真的心烦,真的懊悔。活了下来但是灵魂已经被出卖了,行尸走肉的萨终于知道了活着,和真的活着是两种状态,他逃离那些赞美,因为每一句都是戳向空空躯壳的钢针,提醒他失去的灵魂,终于受不了了的萨被逼下台。

首场没看见跑场,哭死。

开始疯狂弥补自己过错的萨列里,回到莫扎特身边,“安东尼奥”莫扎特甚至都没当他离开过。

活到爆米扎和flo萨全程对视,米扎声音坚定,一直坚持着自己的梦想,尽管生命短暂,却曾纵情生活,flo萨则是憧憬,从未纵情,谦逊,审慎的萨列里应该很向往那种无拘无束的闪耀吧。迷弟,从各种意义上。

威亚上天的米扎,flo萨一直追着,直到生死边缘,再也无法向前,据说握住手再分开的时候,flo萨的手依依不舍地努力想再勾住米扎的手指,哪怕只是指尖。但是我的望远镜一直对着flo的眼睛,能看出来反光!真的是泪目!之后flo又有一个超长高音,声线控制的非常棒,不是黑嗓那种原始的吼叫,但声嘶力竭,是那种痛失亲人的哀嚎,榨干肺里的最后一口气,用声音搭出通往天国的阶梯。

愚人们!站起来!
Bravo!
然后。。。我特喵被工作人员按了下来。。。
咦应该可以的呀,起立致意不是挺正常的嘛???怕后面的看不见为什么我之后坐包厢您还拦?要是人身安全问题我这么大个人站在自己座位上也没靠栏杆,座位不塌我就掉不下去啊TAT您让我起立吧!我是彻头彻尾的愚人!在这种震撼之下我是坐不住的!!!实在不行您给我个安全带!我真的控制不住我自己啊啊啊啊!

Yamin超可爱!挤走米来了个致意!
emmmm对了安可的杀杀服你黑嗓也没出来。。。anyway我们喊的太疯了,我们的错,都是我们的错。

据说米安可的时候对flo说了一句“we are in China”特别难以置信,确实,法剧十年回顾能请来一个原卡就已经很难了,这次的原卡比例可以说是史无前例了。

十年,人生几个十年。

出来拍照的是米班flo,本来没想排的,就看着flo就值了,辣么近!!
然而没忍住,嘿嘿抱到了(づ′▽`)づ心情过于激动语无伦次中英法混乱的我自己都要扇自己了,哦对,拍完了我才发现我抱完了那个手就很呆滞地一直在flo腰上!woc!回想起来那个小蛮腰啊啊啊啊啊啊啊,蹭到胡子了哈哈。喵的仇恨自己的身高,矮一点多好,就有充足的理由埋胸了ớ ₃ờ【咳,理性追星,保持节操】

之后和几个太太去罗森喝酒,哭的一个个都稀里哗啦的,演员也许不知道,自己的歌给了我们多大的启发,多大的慰藉,多大的鼓励,甚至信心,希望,追求理想的动力。如果曾经的法扎是天真的,那这十年积淀,人事种种,演者用自己的经历雕刻角色,观者用自己的故事给角色填上不同的色彩,我庆幸,我在第二个十年开始的时候,真正的活着了。

举着啤酒罐,唱着维客吐蛙,想说什么就说,不想说就听着,喝,人生就这么一遭!想干嘛,不犯法吧?那还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吗?原因?我喜欢!这就够了!

评论 ( 3 )
热度 ( 61 )

© 云の山の彼端 | Powered by LOFTER